Language下拉

前9月财政收入增速回升 国企利润上缴助力实现全年5%目标

时间: 2019-10-18 09:05来源: 21世纪经济

  10月17日,财政部发布财政三季报,在减税降费政策背景下,税收收入连降5个月。而1-9月财政收入增长3.3%,更多的是来自非税收入的贡献,前9月非税收入增长了29.2%。其中,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3710亿元,同比增加3045亿元。与此同时,国资委亦亮出三季度央企成绩单,央企前三季度累计营收22.1万亿元, 同比增5.3%,连续7个月保持在5%以上。总体来看虽营收增势趋缓,但央企的基本面在好转,资产负债率稳中有降。同日,农业农村部举行三季度重点农产品市场运行情况发布会,透露生猪产能有望探底回升,明年有望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。

  10月17日,财政部发布2019年三季度财政收支数据,并举行新闻发布会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1-9月累计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.1万亿元,同比增长3.3%。相较1-8、1-7月份的3.2%、3.1%的增速而言,呈现小幅回升态势。

  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实,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,月度收入已经连续5个月负增长。前9月全国税收收入实现12.7万亿元,同比下降0.4%。

  财政收入之所以能维持正增长,在于非税收入的高增长,前9月非税收入增长了29.2%。中央和地方通过增加国企利润上缴、盘活国有资产资源等方式,来弥补税收下降带来的缺口。

  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刘金云在上述发布会上表示,前三季度财政收入运行总体平稳,如果将减税等因素还原回去,预计全国财政收入增幅与GDP现价增幅基本匹配,保持在合理区间。展望第四季度,经济将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,去年四季度财政收入基数较低,加上去年10月份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翘尾减收因素没有了,预计全国财政收入增长将有所回升。

  税收收入连降5个月

  我国经济增速仍维持在6%以上,但1-9月全国税收收入累计下降0.4%。尤其是进入深化增值税改革(4月1日政策落地,5月申报纳税)的第一个征期的5月份之后,税收收入连续下降,5-9月全国税收收入分别同比下降7%、6%、2.8%、4.4%和4.2%。

  最新数据显示,1-8月减税降费规模超过1.5万亿,全年减税降费规模可能会超过2万亿。包括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3个百分点、个税综合改革、研发费用加计扣除、小微企业普惠性减税、降低进口关税等一揽子举措综合作用下,前9月主体税种小幅增长或同比下降,像国内增值税同比增长4.2%,企业所得税增长2.7%,个税同比下降29.7%。

  当然,除了减税降费,税收增速趋缓还有其他因素。比如,全球经济贸易面临下行压力,9月份当月我国进出口出现负增长,这会影响进口环节税收增长;需求趋弱使得企业利润同比下降,这会影响企业所得税增长。

  税收减收背景下,财政收入增速还出现小幅回升,在于非税收入的发力。1-9月非税收入累计实现2.3万亿元,同比增长29.2%。

  刘金云表示,前三季度,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,中央和地方财政部门切实采取措施,落实落细减税降费各项政策,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中央通过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,地方也采取盘活国有资源资产及国企上缴利润等方式增加非税收入,弥补税收下降带来的收入缺口,促进财政收支平稳运行。

  其中,1-9月国有资本经营收入4792亿元,同比增加3812亿元,增长3.9倍,拉高全国非税收入增幅21个百分点。主要是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3710亿元,同比增加3045亿元;地方也积极采取国企上缴利润等方式增加收入。

 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周克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今年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,地方政府是在动真格减税,来自财政、税务、人大等部门的监督很多。减税降费政策的落地,确实对地方财政收入造成影响,收入压力比较大,地方政府在加大盘活存量资源的同时,也在压减一般开支,包括减少一些项目资金,来实现财政收支平衡。

  财政支出保持较高强度

  虽然财政收入增速趋缓,尚不及年初5%的预期目标。但财政支出依然保持着较高的强度。从前9月来看,在落实大规模减税降费的同时,还实现了财政支出较快的增长。

  1-9月,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约17.9万亿元,同比增长9.4%,比去年同期提高1.9个百分点,比年初预算目标(6.5%)高2.9个百分点。

  若考虑到政府性基金的部分,支出强度更为可观。1-9月份累计,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约6.2万亿元,同比增长24.2%。

  从收入来源来看,1-9月全国土地出让收入同比增长5.8%,实现收入约4.5万亿元。卖地收入增速从7月转正以来,收入增速在持续小幅攀升。

  这似乎跟市场感受有点不一致,7月底以来房地产融资在收紧。“前9月卖地收入增幅回升,是因为今年4、5月份土地市场维持一定热度,当时卖地的收入大概在9月左右入库。7月份房地产政策收紧以来,会对土地收入造成影响,后续卖地收入增速可能会回落”,恒大研究院首席宏观研究员罗志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  除了卖地收入,今年专项债的加快发行,也加快了政府性基金的支出进度。最新数据显示,今年2.15万亿地方专项债已经在9月底发行完毕,比去年提前了2个月,且资金使用进度达到90%。

  “今年专项债规模扩大到2.15万亿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地方财力的紧张。不仅如此,对专项债资金的监督力度也很大,像地方人大在积极促进资金加快使用,让积极财政政策真正发挥效用”,周克清表示。

  地方上报财政部的数据显示,2019年新增债券资金超过4成用于在建项目,重点支持铁路、公路、港口等交通基础设施,市政建设,生态环保,养老、教科文卫等社会事业,农业农村等乡村振兴项目,水利建设等稳投资领域。

  不过,随着地方债发行进度的提前,四季度地方债资金难以接续,财政支出速度可能会有所回落。罗志恒表示,随着今年新增地方债发行工作的结束,四季度财政支出也难以维系目前9.4%的增速。虽然地方仍然可以通过盘活存量、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等来增加支出,但前些年盘活力度不小,这块空间在缩小。